第一百一十三章 细说

作者:子一十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小妹很仔细的回忆着:“当时三嫂怀着身孕,大着肚子,很少出府,那天我带着丫鬟映寒在街上闲逛,不想却瞧见三嫂身边的大丫鬟丝竹一个人在街上急匆匆的行走。”

????“我很纳闷,丝竹若要回华府探望她爹娘,方向不对啊,而且瞧她的神色,感觉也不大对劲,不像是逛街的模样,我和映寒便悄悄跟上了她。”

????“她一直出了城,一直走到牛角山山脚下,在一个小土坡处逗留了一会儿,又匆匆的朝城里走去。”

????“等她走后,我跑去查探,发现一块大石头下藏了4000两的银票!”

????刘皇帝心想,4000两,华玉燕丢失了的嫁妆压箱银和华擎柱私自补贴的银子加起来可不就是4000两!

????“感觉那银票就像是丝竹随手放在那石头下的,没怎么用心去藏,”孙小妹苦笑了一下,“虽然我和三嫂以前闹过架,可我也晓得三嫂对三哥是一心一意的,我倒没怀疑三嫂有什么不妥,只觉得丝竹大概背主偷银,见她银票放的如此随意,我猜拿银票的人应该就在附近,估摸着等丝竹走了就会现身,那么他十***已经发现了我,横竖都不能善了,我索性拿了银票,和映寒一人拿了两块小石头,转身就快速回城。”

????“回城的路上没什么人,我一直担心会有人跟上来抢银票,毕竟是4000两,但却没人跟上来,一直等我进城了,回府了,都没人跟上来,我想,来拿银票的人很有可能只是一个人,而且大概身子比较弱,否则肯定早冲上来抢了,毕竟回城的路上没什么人的...”

????“我回府后拿着银票去找三嫂...哪知三嫂却道我坏了她的事情,三嫂说,这银子是游祭酒问她借的!”

????虽然孙二先前已经提到了这点,但是此时听孙小妹亲口说,刘皇帝和胡俊还是一怔...

????“游祭酒遭伏都失踪好几年了,怎么还会问三嫂借钱?”孙小妹说着自己当时的困惑。

????刘皇帝不住的点头,忍不住插话,“对啊,你三嫂怎么说的?你仔细想想,不要有什么遗漏...”

????孙小妹说,“三嫂说她收到一封信和游祭酒的一件信物。”

????“信呢?信物呢?你见着没?”刘皇帝着急问道。

????“信上说读完即毁,”孙小妹摇头,“三嫂说她已经将信给烧了,我没看见,但是,三嫂说,那信不是游祭酒亲笔写的,信上说,游祭酒手受伤,不能提笔,可是信物却是真的,是游祭酒的私印!”

????“私印?”刘皇帝满脸疑惑,看向孙二,这货怎么没提?

????孙二老实的低头,努力降低存在感,自己得留一手好谈条件嘛,谁知皇帝那么着急,不等自己游说,就决定召见小妹...努力缩头...

????“我见了,确实是游祭酒的私印!”孙小妹很肯定的答着,将刘皇帝的视线给拽了回来。

????“你怎么能确认那是他的私印?”刘皇帝追问着。

????“因为游祭酒的私印缺了个角!三嫂知道,我也听说过!”孙小妹道。

????好吧,石头爹当年才子的名头很响,粉丝无数,男同胞关注的都是石头爹的见解和文章,女同胞则喜欢八卦各种生活细节...至于文章和见解,有什么好关注的,难道还有谁说不好么?

????反正当时的传言是,因为昌平要嫁给胡俊,石头爹和胡俊谈心时一怒之下摔坏了私印...

????“游祭酒的私印为什么会缺了个角,英国公应该很清楚缘由。“孙小妹看着胡俊,“确实缺了一角对吧?“

????胡俊...冤枉啊,那是当时的太子,如今的皇帝陛下帮着给硬碰掉的一个角,为了证明那玉的质地不咋的...很二是吧?喝多了的皇帝陛下当年就这么二啊...酒醒后还不认账!

????刘皇帝没好意思瞅胡俊,有时候流言也挺好的...“当时游祭酒已经失踪了好几年,你们就没想过可能是旁人得了他的私印,借故谋财么?”刘皇帝急忙扯回正题,八卦就没必要多说了,说正事,“信中借钱的理由是什么?”

????“三嫂说,游祭酒只说借银,其他的,都没说。”孙小妹道。

????“就这样,你们就信了?”刘皇帝只觉得妇人果然是见识短啊!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信了。”孙小妹道,“游祭酒怎么会向三嫂吐露机密呢?”

????“那他为什么会找你三嫂借钱呢?”刘皇帝不解,轩塰从不招蜂引蝶的,再正人君子不过了!不可能和华玉燕一个小娘子有什么接触!

????更不解的是,华玉燕还一股脑的全借了!

????孙小妹道:“游祭酒的才情谁不仰慕,换了我,我也会拿出所有私房借给游祭酒的!至于游祭酒为什么会找三嫂,三嫂说,大概是因为游祭酒知道她的嫁妆银多,不用变卖财物。”

????刘皇帝摇头,这理由说不通啊...

????胡俊突然想到了一点,开口道:“孙家老三孙庭懋好像在轩塰手下办过差...”

????孙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么好记性干嘛!

????刘皇帝一愣,当下冷笑:“信是给孙庭懋的吧?”

????这就解释得通了,怪不得华家因为嫁妆银闹起来时,孙老三认下了这笔账呢,要知道,那可是4000两!

????孙二和孙小妹齐齐跪下...

????“不想将孙庭懋牵扯进来?”刘皇帝冷笑,“那就把话给圆好啊!没那脑子,还玩什么诡计?!”

????“皇上恕罪!”孙二和孙小妹齐声道。

????“皇上,草民也是迫不得已...”孙二道:“信是给谁的,并不重要,关键是在后面,所以,草民才斗胆欺瞒,不想,皇上英明,识破了草民的心思,还请皇上恕罪!这信是给谁的,真的不影响,完全不影响,还请皇上恕罪!”

????刘皇帝指着孙二,半响没说出话来,来回踱了两圈,才道:“除了收信人,其余的没再隐瞒?”

????孙小妹忙道:“信的确是给三哥的,三哥没当家,拿不出什么银子来,所以问三嫂借的,为了掩人耳目,也的确是丝竹按照信上所说的时间和地点去藏的...除了信是给三哥的,其余的,决不敢再有欺瞒...”

????“那私印如今在何处?”刘皇帝追问着。

????“应该在太后处。”孙小妹苦笑着,“我只是猜的...”

????刘皇帝怔了...